清远市种植眉毛中心

2017-12-16 05:37

首页 > 山西日报 > 01
分享到: 评论:

    

广州种植眉毛哪里好,全国头发移植医院排名,种植头发真的有用吗,广州市种植睫毛机构,广州毛发移植哪里好,深圳种植眉毛多少钱,看脱发到那个医院比较好,哪家医院治疗脱发比较好,荔湾区人民医院芳村,东莞有哪些植发医院

  就在送那单致命的快递前

  他还和妻子通过电话

  说送了这单就回家

  2017年8月24日晚上23点多,在城西一条大路上,发生了一起摩托车事故。

  0点24分,警方在勘察现场时,死者遗留在现场的电话响起。这是一个催送餐的电话,死者是一个送餐的快递小哥。

  事故现场当时只有倒地的摩托车和摩托车的驾驶员,从路面的痕迹看,是路面的窨井盖凸起导致摩托车侧翻。且从倒地的起点到摩托车摔落停下来的点,擦痕有50米。

  如果是摩托车单方的交通事故,地面刮痕应是由深到浅的。但从现场留下的痕迹来看,后十几米的擦痕反而是加深了。

  摩托车倒地起点至38.2米处,有一大滩1.3乘1.4的血迹,还有一个带血的轮胎压痕。警方还在现场发现了不属于摩托车的防护灯外壳碎片。因此推测死者遭遇了二次事故。

  法医的尸检报告也显示,死者确实死于第二次交通事故。

 

  事故发生后,警方调取了大量监控,在之后经过的车辆中逐个排除。死者驾驶的摩托车倒在中间车道,从监控来看,后面接连三辆车都绕过了事发现场。

  但在第三辆车亮起刹车灯,向左避让后,后面紧跟着的第四辆车才亮起刹车灯,这时可以看到灯光有上下抖动的轨迹。一般正常行驶的一辆车,灯光是不动的。但是如果这辆车轧到了什么凸出物的话,灯光就会有一个上下运动的轨迹。

  此后,至120救护车和警察到达现场,都没有其他车辆疑似跟摩托车发生过碰撞或碾压。警方锁定,经过的第四辆白色小客车为嫌疑车。

  事发时,肇事司机逃逸了。但案发的第二天下午,司机朱某向警方投案自首。朱某称,那天他跟车太紧,来不及反应,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故。

  现场的防护罩碎片,和嫌疑车辆的破损处吻合。在肇事底的车盘下,引擎盖上,后视镜上,警方也找到了血迹。经DNA对比,正是死者的血。

  最终肇事司机做出了73万的赔偿。

 

  死者小张只有28岁。家中除父母,妻子外,还有一个5岁的儿子。孩子还不能理解家里出了什么事,却总吵着找爸爸。

  小张的妻子说,那时她刚有了二胎不到两个月,所以小张决定去干送餐快递,多挣点钱。出事前是小张干快递员的第4天。就在送那单致命的快递前,他还和妻子通过电话,说送了这单就回家。妻子没想到,等来的却是丈夫死亡的消息。

  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吴建勋告诉记者,事故发生前,快递小哥小张是单手开车,另一只手拿手机的。如果他是双手开车,经过井盖的颠簸,不至于使他侧翻,也就不会二次事故死亡。

  除此之外,小张还有无证驾驶,遮挡号牌等违章行为,据此,警方认定死者小张负事故的次要责任,逃逸的二次事故驾驶员负主要责任。

  不可否认,快递、外卖改变了我们的生活,他们风雨无阻,穿梭于城市中。但在准时必达的要求下,快递小哥闯红灯、超速、逆向行驶、接电话分心驾驶等常见交通违法现象日益突出,引发了大量交通事故。

  上海上半年涉及送餐外卖行业的伤亡道路交通事故共76起,平均两天半就有一起。南京上半年共发生涉及外卖送餐电动车的交通事故3242起,3人死亡,2473人受伤。

  漳州市交警支队支队长林阿春告诉记者,快递行业违章集中,跟这个行业的特点有关系,同业间竞争大,竞争的一个主要方面就是速度。

  快递的收入又和送单量直接挂钩。顺丰快递员告诉记者他每天能送六七十件,送一件一块多,被投诉的话罚款就要500块。美团的外卖员称顾客给一个差评,没有评论罚10元,有评论罚20,送一单挣4.5元。所以他就想速度快一点,多跑几单。

  11月15日,漳州市交警约谈了美团、饿了么、顺丰等外卖、快递企业,希望从企业的角度加强安全管理,建立违章违法的通报制度。

  Q1:今天我们请来的嘉宾是清华大学的余凌云教授,余老师,您好,据说现在互联网的外卖用户已经多达3亿,这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,那也可以说是互联网+时代的一个特色。但是它也带来了新问题,就是快递哥在路上的交通安全问题。对此,漳州交警主动想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,对他们这种做法,您做何评价呢?

  A1:这个做法还是很好的,因为在现在有关的法律法规还不是很完善的时候,采取一种约谈的方式,这实际上是一种行政指导。根据现在交通管理上的需要,对公司出现的问题,应该怎么样共同治理,做一些指导。因为以前我们印象里,觉得警察一出现就该处罚了,但是这次是约谈,既比较温和,同时它也能解决问题。但是这事光靠交警,恐怕也不行。因为我们直观地想一想,就是马路上你说快递哥有多少,但是交警又有多少呢?相比之下这个数量很少,所以单靠他们肯定不行。

  Q2:那您觉得还应该靠谁?还应该怎么做?

  A2:现在对交通问题的治理,应该是采取社会治理理论,也就是说鼓励多元治理,多元主体的参与。有的地方也规定最后1公里,有的地方对于社会车辆,可能是禁行的、是限行的,但是对最后1公里,这类车辆它是允许通行的,也是为了便民。但是这是一方面,政府要做的,交警部门要做的。

  另一方面作为企业,它也应该参与治理,实际上现在出现的新的治理平台,它的治理能力,在某种程度上是优于政府的。比如说像这样的快递公司,外卖公司,它本身对这些人员有管理关系。它不单单是要对他的经营活动进行管理,对于这些人员,到道路上是否遵守道路交通法规的行为,它也可以参与治理。公司你要参与治理的话。完全是可以在内部有规定的。公司内部的规章制度管理上,对他这种行为,也应该有一个制裁措施。使得公司本身追求经济效益的有关规定,跟道路上的遵守规定,互相配合起来。只有这样,才能够把这个问题解决好。

  第三个方面,我们说作为投递人自身,他也应该要加强他的交规意识。因为道路交通法律,它实际上是减少每一个人在出行中,在时间和空间上可能发生的冲撞。它是每一个人的护身符,出门的护身符。它不但是对自己的生命的尊重,也是对他人生命的尊重。所以每一个人要自觉地遵守交规。

  不论亲人,还是顾客

  我们期待的永远是,

  平安送达。

  案件来源:《今日说法》节目《危险速递》

相关链接

推荐阅读